Articles

HKIU

【眾工會回應港府清算民主派初選】

香港政府今日發動針對民主派初選的大清算,將五十三名參選人、協調機構悉數拘捕。

民主派初選獲得超過六十萬香港人投票支持,各黨派放下分歧,讓香港民意得以彰顯。

面對極權,香港人試圖在殘存的制度中,以選票自救,卻被政權視為「顛覆國家政權」。政府不但藉詞疫情,取消本應在去年舉辦的選舉,更趕盡殺絕,將初選參加者一網打盡,形同港版「美麗島事件」,以香港人為敵。

自《國安法》頒布以來,政權對香港人步步進逼,為香港未來而努力的同路人,相繼被送入監牢、流亡海外,專業界別相繼被清算。政府同時以防疫之名,禁止一切集會遊行,意圖撲滅香港人的反抗之心。

然而,香港人仍然不服輸。縱使體制被踐踏、法治淪亡,香港人仍然以各種方式自救,在每個崗位守護香港。

這一連串的打壓,只是提醒我們:抗爭未完。

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聯署:
香港職工會聯盟
香港自由工作者服務工會
香港公關及傳訊業總工會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
政府非公務員職工總會
香港酒店工會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
香港職工會聯盟員工會
物業管理人員陣線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
香港公司秘書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音樂人工會
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香港地產代理權益總工會
香港檢測及認證業職工會
香港會計專業人員協會
香港旅遊業革新總工會
泥水職工陣線
建築地盤工程管理人員工會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航海交通服務業職工會
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
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HKIU

【投身保險業前的思想準備】

文:保險刀

受武漢肺炎疫情拖累,各行各業減薪裁員的消息不絕於耳,卻成保險業招收新人加入成為代理的大好時機。然而,近日職工會收到多宗有關保險代理被公司無理終止合約、拖欠佣金,甚至追討津貼的求助個案。可是入職合約大多已列明業績要求、佣金和津貼發放條件,當然還有未能達標和合約期內離職的安排等。因為部分個案都是未能達成合約要求,所以職工會也愛莫能助,筆者只好發文提醒有意成為保險代理的朋友一些基本的注意事項。

縱使近年保險業已轉型成為理財策劃行業,在醫療保健、資產配置方面所需具備的知識與日俱增,但仍在不少人的心目中,保險代理的本質就是銷售。再坦白一點,保險代理除了推銷別人買保險,便是推銷新人加入團隊。因為整套代理人制度就是靠銷售佣金和管理佣金,成為推動公司業績增長的最大誘因。

在香港這個商業化城市,銀行業、零售業、服務業等需要「跑數」追業績的工作比比皆是。至於保險代理確是不乏登上報章、車站廣告的百萬年薪例子,賺錢能力不俗。即使目標沒有這麼遠大,香港保險代理的月入中位數約$20,000,也是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

當你心理上接受了一份銷售的工作後,考試合格兼完成公司的培訓後,入職簽合約就是上牌前的最後一步。這個時候就視乎你的上線經理或者總監有沒有好好將合約內容解釋清楚了,當然你本人也有責任了解清楚條款,否則違約的時候吃虧的還是自己。保險代理採用佣金制,基本上都沒有底薪的。視乎公司規管嚴格與否,各大寶號的最低留任業績要求也不同,但若然是全職保險代理,長期徘徊在最低留任要求而沒有其他收入的話,這個行業可能也不太適合你,為生計也應該另謀高就。

然而,近年各大保險公司都出盡辦法去招募人材,所以就出現了一些「底薪」計劃,按過往工作收入批出相應的津貼,讓新人起步更順利。領津貼的合約,簡單來說就是俗稱的「對數」,需要達到相應業績才能領取。因應各大寶號的業績和佣金計算方法都不同,為了方便舉例,假設領取每月$20,000,全年合共$240,000的津貼,需要達標佣金收入120%或以上的業績來計,只要全年佣金收入達到$288,000,便可以領取全數津貼。如此一來,一年的收入便會有$528,000!以今年疫情的標準,已經是一個MDRT有餘了。

為了吸引更多高薪人士加入,吸納有相近收入的客戶群,各大寶號提供的津貼都頗為豐厚。最高可獲$50,000/月。對筆者而言這無疑是豪賭,業績好的話年薪即時翻倍,但必須量力而為。切記這是津貼而不是底薪,千萬不要心存「白逗人工」的心態,業績不達標未能獲發津貼事小,已領津貼卻無以為繼者,隨時被終止合約賠錢收場事大。另一方面,我相信也不少同行也曾經歷過領津貼的蜜月期完結後,若未能大幅提升業績或建立團隊,月入大幅下降是預期之內。筆者建議在初入行即使嚐到甜頭,開銷方面也不要太過進取,以免收入回落時進退失據。

除此之外,坊間亦流傳一些以包月薪不用「跑數」作招徠,一般都與保險公司無關,主要是個別團隊為了充人數和「射單」才有這種操作,具體運作模式就不便多提。但始終保險業的監管日漸嚴格,當有投訴或其他問題出現時,相關的代理可能會因而惹上官非。筆者建議應徵時需要衡量可能承擔的法律責任。

題外話,在保險團隊中,都流行稱呼經理、總監等高職級人士作「老闆」。不過請記住,每位保險代理都是自僱人士,同樣自負盈虧,所以筆者並不太喜歡這種階級觀念。不過在收入上,「老闆」們和下層代理的分別在於,上線依靠下線的業績去賺取管理佣金和花紅,下層的代理就要靠自己努力才會有佣金收入。

故此,選擇團隊很重要,好的團隊配套也能為旗下代理提升業績,達到互惠互利的效果;但不善管理的團隊,也可能讓下線成為「孤兒仔」之餘,更可能莫名其妙地被當成「員工」,被逼遵守不同的規定。有關保險團隊文化和管理方式,不在此詳述,但有意入行者,不妨參觀多個團隊作比較。

結語:保險業有危亦有機,成功例子終歸是少數,趁疫市轉換跑道重新出發也非壞事,但還需量力而為。祝各位香港人在亂世中仍安好,靜待黎明來到,保人與你同行。

HKIU

跨工會聯合聲明
【反對人大公然插手香港事務 港人亟須自救砥礪前行】

經特首林鄭月娥主動提請中央,人大常委會於2020年11月11日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下稱「決定」),規定立法會議員若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即時喪失資格並由香港政府宣布;政府隨即公告四名泛民議員被褫奪議席。跨工會對中共、港共政權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香港政制表示憤慨。

是次決定直接越過《基本法》第七十九條之上強加立法會議員資格規定,繼港區國安法強行立法後再次無視香港立法體制,並將決定適用範圍伸延至所有香港有關公職人員,日後清算紅線定必禍延更廣,全面箝制各界的思想、言論。

更甚者,人大決定無從於香港法庭挑戰,香港政府的「宣布」亦不經法院判決審議,行政權獨大下,立法、司法兩權已蕩然無存。

制度崩壞已成事實,香港人亟須自救、砥礪前行,在各自崗位上堅守信念,跨工會亦當無畏無懼、繼續發聲,與香港人另覓出路。

2020年11月12日

聯署名單: (不斷更新)

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 Social and Political Organization Workers’ Union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
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
航空同業陣線 Hong Kong Aviation Staff Alliance
港鐵新動力
香港會計手足工會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香港旅遊業革新總工會
航海交通服務業職工會
香港自由工作者服務工會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
香港公司秘書專業人員協會
前線新力量零售工會
政府非公務員職工總會
香港製藥及醫療儀器業職工總會
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
香港公關及傳訊業總工會
香港市場及營銷專業人員工會
物業管理人員陣線
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
HKIU

【跨工會對前學生動源成員被捕及立法會參選人遭剝奪參選資格之回應】

日前,國安處首次公開行動,明目張膽地以權力遍佈全球的「涉嫌違反分裂國家罪及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拘捕了前學生動源成員;另外,十二名立法會參選人於報名參選後被選舉主任剝奪資格,當中更包括過往被視為溫和泛民的現任議員。這些以言入罪的政治篩選行為,正正撕破了中共多年來哄騙港人期望而久能實行真普選的假面具。

事實上自國安法立法後,香港市民一方面忍受政府抗疫措施失誤造成的經濟民生打擊的同時,另一方面則活在惡法無形紅線的惶恐之中。直到近日,留守本港的前學生動源成員竟因海外分部創立另一組織在社交平台的言論被捕,意味着我們已經喪失對香港未來的可能性作出任何討論和建議,以及表達對政策不滿的自由。包容不同聲音的香港正式壽終正寢。白色恐怖近在咫尺,回望今時今日被捕還押的年輕人、過去一年死傷的手足,他們可能恰巧不是我們的至親。但時至今日,誰也會成為下一個極權受害者,同樣身為香港人的各位已經再無任何退路。

至於被剝奪參選資格的十二位民主派的立法會參選人,部分更是參與了規模達六十萬選民的民主派初選,共獲得逾十六萬市民的支持。然而在冷血無恥的政權面前,一切民意只是沒意義的一堆數字、只是吵鬧的一堆聲音而已。選舉藉防疫之名押後一年,明顯懼怕立法會選舉會重現區議會大勝光景,政權意圖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的司馬昭之心表露無遺。香港人再不能奢望真正以民為主的真普選能夠實現

今日亦為8.31太子事件十一個月,市民無故被公權力公然襲擊的真相仍然沉冤未雪。警方更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安等罪名,正式通輯六名海外流亡港人,將國安法陰霾延伸至全世界。打壓香港人自由的荒誕之事無日無之,跨工會再對政權表示遺憾或是強烈譴責已於事無補,在此我們呼籲香港人起來捍衛我們一直珍視的香港。

聯署工會:
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
香港保險㒰人職工會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香港公司秘書專業人員協會 HKCSPA
航海交通服務業職工會
航空同業陣線 Hong Kong Aviation Staff Alliance
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 Social and Political Organization Workers’ Union
香港酒店工會 Hong Kong Hotel Employees Union
製造業職工總會
政府非公務員職工總會 Government Non-Civil Service Staff General Union
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
港鐵新動力 Railway Power
香港地產代理權益總工會
物業管理連線籌委會
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 Hong Kong Teaching and Research Support Staff Union
香港專業眼科視光師工會 Union of the Hong Kong Professional Optometrists
香港職業治療師工會 The Union of Hong Kong Occupational Therapists
香港白領 行政及文職 同行工會
香港創建及工程人員總會 Hong Kong Construction and Engineering Employees General Union
香港檢測及認證業職工會 – Hong Kong Testing and Certification Union
香港教育同行陣線
香港貿易 推銷及採購職工會 HKTMP group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職工盟)Catering and Hotel Industries Employees General Union(HKCTU)
前線新力量零售工會
Hong Kong Public Relations and Communications Professional Union – HKPRU
職工盟(HKCTU)
香港幼兒教育工作者工會 Hong Kong Early Childhood Educators’ Union
醫管局員工陣線 HA Employees Alliance
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 Hong Kong Financial Industry Employees General Union
香港調酒師工會 BMUHK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Theatre Arts Practitioners Union

2020年7月31日

HKIU
【出少句聲當幫忙】
陳健波沒有權力摧毀業界辛苦建立的專業形象!

連續兩屆零票自動當選立法會保險界議員兼財委會主席的陳健波,日前重提其「收成期」言論,指「年輕人沒有權力摧毁上一代辛苦建立的成果」,更稱說法獲得很多中產及中年人認同。

本會未知陳健波稱說法得到很多人認同有何根據,但本會今年4月的網上問卷調查訪問顯示:
 96% 受訪市民不認同有關言論
 90% 市民表示陳健波「收成期」言論令保險界形象負面!

本會只能說:香港保險業的專業形象實為十萬名保險從業員辛苦建立的,拜託不要因閣下的「收成期」而摧毀我們的成果!

#陳健波
#收成期
#保險界
#恥與為伍
 
 
 
 
 
HKIU

【國安法下,你會想……】
🤭取消強積金,改為港版五險一金
🤭 USD及HKD保單轉為RMB結算
🤭 香港信用評級與國家睇齊
🤭 取消所有高官及其家族使用外國護照,愛國不應與外國勢力有任何關係
🤭 特首及全體公職人員薪酬應低於應與國家領導(習主席年薪為USD22,000)
🤭 高官愛國應使用國產車,國產電話,不應踏足外國

#國安法
#攬炒
#加入工會罷工公投
#HKIU

 
 
 
 
 
HKIU

由一國兩制到今天的中英聯合聲明失效,
由昨天的SARS 到今天的武肺,
由送中條例到今天的蟈安法,
一路走來,我哋受到的壓迫越來越大,
到今日連公投都能説成港獨,
希望我們熱愛香港呢個家的大家能走出來再打一場 逆 轉 勝 !

#蟈安法
#so6sad
#HKIU

 
 
 
 
 
HKIU
【 工會促保險公司公開提名及投票準則 辦公投與業界攜手選出最佳代議士】

(香港 – 2020年6月2日)第七屆立法會換屆選舉暫定於9月6日舉行,而選舉提名期定為7月中旬至下 旬。為了解市⺠大眾及保險從業員對現任保險界議員陳健波的意見、下屆保險界議員及保險公司處理立 法會選舉的期望,香港保險㒰人職工會於2020年4月進行了一項網上調查,訪問共2,323名受訪者,當中 96%為保險業的客戶,並有53%為保險從業員。

香港保險㒰人職工會主席Matthew表示:「是次調查結果顯示,功能組別議員的一言一行密切影響公眾對 有關行業的看法。公眾及保險從業員不但對現任保險界議員陳健波感到極為不滿,更希望能選出另一位 更能代表他們聲音的代議士,除了將保險相關議題帶入議會,市⺠也期望下屆保險界議員能在政治、社 會、經濟及⺠生等不同議題為他們發聲。

市⺠對陳健波滿意度只有0.2分 樂見其他人競逐下屆立法會保險界議席

調查發現,在逾八成(84%)知道陳健波為現任保險界議員及財委會主席的受訪者中,以5分為滿分,近 九成受訪者對陳健波作為保險界議員(87%)及財委會主席(89%)的表現給予0分,對陳健波的滿意 度更低至0.2分。就陳健波於2019就《逃犯條例》引起的社會事件所發表的「收成期」言論,高達96%受 訪者表示不認同,並有90%表示該言論對保險界形象感到負面。

過去兩屆立法會選舉中,現任保險界議員陳健波均是在無競爭的情況下自動當選。調查亦發現,96%受 訪者歡迎有其他參選人競逐下屆立法會保險界議席,主要原因為期望下屆能選出更能代表市⺠聲音的議 員(91%)、不滿意陳健波作為立法會保險界議員的表現(87%)及希望引入更多競爭及選擇 (86%)。


逾9成保險從業員不滿陳健波表現 95%期望保險公司更透明及被聆聽

另外,在1,233名從事保險業的受訪者中, 超過9成認為陳健波不能代表他們的聲音(95%)及不能為業 界捍衛及爭取利益(90%),並有79%保險從業員認為陳健波沒有成功爭取及落實其政綱,包括「監察 及確保政府在推行政策前,能充份照顧保險界的利益」、「在CEPA安排下降低進入內地開業的資產門檻 要求」及「爭取成立保單持有人保障基金」等。

大部分保險從業員希望所屬的保險公司增加透明度,公開提名及投票決定(95%),及在決定投票時, 聆聽及採納他們的意見(96%)。然而,按現行規例,只有 163 間根據《保險業條例》獲授權且營運一 年以上的保險公司,才合資格登記為選⺠;根據2020年,有133 間保險公司已登記為保險界選⺠。換言之,超過 10 萬名的保險代理及經紀,以至保險公司的僱員,全都無選票參與選舉。

工會促保險公司增加透明度 舉辦公投讓從業員參與

香港保險㒰人職工會主席Matthew表示:「現行制度的問題,不只是選⺠基礎狹窄及缺乏代表性,也在於 手握選票的保險公司之提名及投票準則缺乏透明度。即使有人成功取得足夠提名票參選,保險從業員也 無法與自己所屬的公司,合力選出最佳的業界代表進入議會。我們促請保險公司向其僱員、代理以至公 眾透明地交待其投票準則及程序,並在公司內舉辦公投,讓旗下從業員參與其中,以展現公司對旗下從 業員的重視程度,以至其公⺠責任的良機。」

問及保險從業員期望下屆立法會保險界議員將什麼議題帶進議會,最多人希望能推動香港在環球保險市 場的競爭力,吸引海外企業來港投保,包括再保險、海事保險、專屬自保保險等發展(77%),其次為 推動香港保險科技的發展,如電子或虛擬銷售模式(75%)及保險業才培訓及發展(70%),只有31% 保險從業員希望推動中港跨境保險發展,可見業界不想過份倚賴內地市場。

【HKIU Urging Insurance Companies to Disclose Criteria for Picking a Candidate amidst Backlash against Chan Kin-por’s Protest Comments and Overwhelming Consensus for a Competitive Election】

(Hong Kong – 2 June 2020) 6 September has now been set as the tentative date for the election of the 7th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with the nomination period proposed as mid- to late-July. For the sake of understanding members of the public and the insurance sector’s opinions on the incumbent LegCo Member for the Insurance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as well as their expectations on the incoming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and on insurance companies pertaining to the election, the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conducted an online survey in April 2020, with a total of 2,323 respondents. Among the respondents, 96% are clients to the insurance sector and 53% are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Matthew, Chairperson of the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observes, “ According to the survey results, the words and actions of the members of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 have a strong influence on the public’s perception of the respective sectors they represent. The public and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are not only disgruntled with the current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Mr Chan Kin-po, but are also eager to elect another representative who can better represent them. Apart from presenting sector-specific matters to the LegCo, the public also expects the incoming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to speak for them on a variety of political, social, economic and livelihood issues.’’

Public Expects Competition Election as Chan Kin-po Scores only 0.2 in Public Approval Rating

According to the survey results, among the 84% of the respondents who were aware of Chan’s roles as the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and the Chairman of the LegCo Finance Committee, 87% and 89% of them gave Chan Kin-po zero marks in relation to his performance in his two roles respectively. His overall approval rating stands at mere 0.2 out of 5 marks. And in terms of his “harvest phase of life” comments on the social events last year, 96% of the respondents expressed disapproval, and 90% of them also deem such comments negative to the image of the insurance sector.

In both of the last two LegCo elections, the incumbent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Chan Kin-po won in an uncontested election. The survey also found 96% of the respondents welcome other candidates to run for the seat of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in the upcoming LegCo election, with the primary reasons being “electing a representative that could better represent the citizens” (91%), “dissatisfied with Chan’s performance as the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87%), and “wishing to introduce competition and choices to the election” (86%).

Over 90% of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Dissatisfied with Chan’s Performance, 95% Expects Transparency in Insurance Companies’ Picking of Candidate

Among the 1,233 respondents of the survey who are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95% found Chan unable to bring their voice into the LegCo, and 90% found him unable to defend and promote interests of the insurance sector. An additional 79% of them deemed Chan unsuccessful in implementing its political platforms, which included “supervising and ensuring the government’s consideration of the insurance sector’s interests before policy implementation”, “lowering asset threshold requirements for entering mainland business in CEPA arrangements”, and “seeking to establish a policyholder protection fund”.

Most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expect transparency from their companies in terms of the LegCo election. 95% of them call upon their companies to announce their decisions on nominating and voting for a candidate, and 96% urges companies to consider and adopt their opinions when casting their votes. However, in pursuant to current legislation, only 163 insurance companies, authorised by the Insurance Ordinance (Cap. 41) and have been operating for the 12 months immediately before the date of the application for registration, are eligible as voters in the LegCo Insurance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Insurance Constituency”). As of 2020, 133 insurance companies have registered as voters in the Insurance Constituency. In other words, over 100,000 insurance agents and brokers, as well as employees of insurance companies, are ineligible to vote in the Insurance Constituency election.

Labour Union Demands Transparency and In-house Referendum from Insurance Companies

Matthew, Chairperson of the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notes, “problems with the existing electoral system lie in not only the narrow and unrepresentative voter base, but also the lack of transparency in the nomination and voting criteria of eligible insurance companies as voters. Even if a candidate secures enough nominations to stand for the election,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would not be able to work with their own companies to elect the best industry representative for the LegCo. Hence, we urge insurance companies to openly explain their voting criteria and procedures to their employees, agents and the public, and to hold referendums within the company to engage their practitioners so as to demonstrate the importance they attach to their practitioners and their civic responsibilities.”

When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are asked about what issues they expect the incoming Insurance Constituency legislator to bring into the LegCo, most hope to promote Hong Kong’s competitiveness in the global insurance market and attract overseas companies to apply for insurance in Hong Kong, including re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and proprietary insurance (77%), followed by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s insurance technology, such as electronic or virtual sales model (75%) and the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nsurance industry (70%). Only 31% of insurance practitioners expressed wishes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cross- border insurance between Hong Kong and China, which indicate the industry’s consensus on not over-relying on the mainland market.

新聞稿: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2W5NPnOWscQkGQNnIZ4gKxPxPfHeK9fV/view?usp=sharing

Press Release: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o1TErmXXUAeG1WamnjapjV-YzJiBqmpL/view?usp=sharing

Image:
Matthew, Chairperson of the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Media contact:
Wendy CHAN
Tel: +852 6741 9620
Email: wendy.chan@hkpru.org
Hazel CHAN
Tel: +852 5660 5803
Email: hazel.chan@hkpru.org
圖片 Image : 香港保險㒰人職工會主席 Chairperson of Hong Kong Insurance Union – Matthew。

傳媒聯絡 Media contact:
Wendy CHAN
電話 Tel:+852 6741 9620
電郵 email :wendy.chan@hkpru.org

Hazel CHAN
電話 Tel: +852 5660 5803
電郵 email: hazel.chan@hkpru.org

#新聞稿
#PressRelease
#保險界功能組別立法會選舉2020
#LegcoFC2020
#InsuranceConstituencyLegislator
#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
#HKIU
 
 
 
 
 
hkiu

【大陸單的香港核心價值】

文:保險刀

早在政見分黃藍之前,香港保險業已經搵了很多年大陸錢。很多代理人專攻大陸市場,憑一張單可達標百萬圓桌的例子比比皆是。然而,並非人人都有人脈去做大陸單,所以本港市場亦不會無人看顧。

大陸單市場結構是怎樣,對香港有甚麼影響?以下內容面對業界前輩來講難免會班門弄斧,但筆者旨在為一般讀者作導讀,從而對業界改觀。

首先客戶買保險是建基於信心,一般人會揀公司、揀計劃、揀代理人,只要認為信得過就肯買。而大陸人買香港的保險單就是信香港的醫療制度、金融制度。當年在廣東道,舉牌寫住「香港保險」,碰上到香港買名牌的大陸人,即使三唔識七也做得成生意,因為大陸人信的就是「香港」這個名號

由此更衍生出所謂的國家隊,就是微信上歡迎大陸人衝關就醫那些。他們最初只是新移民、大陸留學生。然後將成功例子不斷複製,到目前已有不少大寶號出現整個分區都是大陸人的國家隊,而他們亦順理成章透過優才計劃擁有香港身分證。

那麼,大家試想想,大陸單的核心價值是甚麼?說穿了就是對香港制度的信任。而過去發生的社會運動,反廿三條、反國教、雨傘革命,一直到現在的反送中、罷工抗疫,正正就是在捍衛香港的制度,令香港人以至世界各地的人,不要對香港失去信心。香港淪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對港人半點好處也沒有。

可是,業界似乎積極地配合大陸一系列大灣區的新政策推行「保險通」,由跨境服務中心開始試行,之後也許逐步開放各類保險產品。最終大灣區保險業互認互通成事,由內地操縱中介機構監管減少資金外流,恐怕會更削弱本地代理人的競爭力。

雖然目前斷定「保險通」的成效優劣仍是言之尚早,但卻有前車可鑑。仍記得五六年前,大陸力推深圳前海發展成高新產業區,發展科技和商業服務。言猶在耳,現在有關前海發展的新聞卻少之有少,找到的只有當地辦公室空置率高企的報導。總會有人賺大錢,只差賺錢的那位是不是你。

總結而言,今年2020年了,中國沒有武統台灣,上海沒有超越香港,但香港卻不斷地被推向制度崩壞,瓦解自身競爭力的路途上。香港人要重新思考自身價值,緊記我們憑香港的核心價值,制度和體系才會成功,因此我們應該榨乾香港的剩餘價值,還是重新鞏固香港的獨特角色?未來仍是由香港人選擇。

#香港保險 #核心價值 #國家隊 #保險通 #hkiu

HKIU

【團體票造就的零票當選】

文:保險刀

選舉近了,繼上回講到零票當選的保險界議員不代表業界,今次再探討一下零票當選背後的原因和引申問題。

自動當選的保險界議員曾不滿被標籤為「零票議員」,身負功能組別的「原罪」被指無料到。事實上,他在2008年首次出選,曾以60票對52票取得議席,只是其後兩屆「恰巧」沒有經歷選舉的洗禮,是否一定無料到?答案也是可圈可點。觀乎今屆立法會當中一共有12位「零票當選」議員,他們分別是:

鄉議局:劉業強
保險界:陳健波
地產及建造界:石禮謙
商界(第二):廖長江
工業界(第一):梁君彥
工業界(第二):吳永嘉
金融界:陳振英
勞工界 (3席):陸頌雄、何啟明、潘兆平
進出口界:黃定光
區議會(第一):劉國勳

當然讀者們未必緊貼立法會新聞,不了解其豐功偉績,也是正常不過,可能只記得黃定光議員經常開會訓覺。(資料補充:鄉議局和區議會(第一)兩個界別都是個人票,但選民分別是鄉議局成員和區議員)

不過,「零票議員」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 — 全部都是建制派。他們的「原罪」,在於極少的競爭下,卻獲得與民選議員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和話語權。其中梁君彥和陳建波更分別成為立法會主席和財委會主席,手握議程行使制度暴力,卻不怕被選民懲罰,如同黑警打人強姦一樣無後果,才是這個議會制度的其中之一個大bug。

至於功能組別的團體票(公司票)又如何造就「零票霸權」?原因在於各個界別的合資格團體準則不一,例如:保險界就是根據《保險業條例》獲受權的保險人(即保險公司,但不包括經紀公司)。而更多界別是在法例上指定某團體的會員方可成為選民,例如:工業界(一、二)分別是香港工業總會和香港中華總商會的會員公司。比較特別的有航運交通界,甚至在條例中直接指明二百多間公司/總會具選民資格。

由此可見,要進入這些小圈子並不容易,至於成為候選人的門檻又如何?在功能界別而言,要成為候選人最重要的條款就是「已登記為該功能界別的選民並有資格登記為該功能界別的選民,或令選舉登記主任信納他與該功能界別有密切聯繫的」

候選人的提名門檻則為10名相關界別選民,雖看似容易,但當考慮到以上屆別的選民背景都偏向保守(例如商會、大公司)的時候,經考慮出選的勝算與對局面的影響後,民主派於「建制票倉」出選反而會成異數。

再看保險界,現實中保險公司才是選民,公司的立場是否樂見議席有競爭,派代表挺身而出,將保險界議員從「零票」的「原罪」中拯救出來?而沒有話語權的眾多前線保險從業員,應該如何自處,留待下回分解。

#立法會功能組別 #團體票 #零票當選 #HKIU

HKIU

【誰能代表保險界?】

文:保險刀

自從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面世後,不時都有同業查詢,怎樣才能踢走個波,而網上亦有留言怪責保險界沒有派人挑戰保險界議席,所以本文會集中討論關於選舉的問題。

首先,不厭其煩再講解一下,保險界功能界別發生甚麼事?為何「收成波」會0票當選兼沒人挑戰,得以連任兩屆?

問題永遠出喺個制度。因為保險界採用公司票制度,由各大寶號委任一個代表去投票,而代表人就是保險界選民。換言之,不論公司大小,各大寶號都只係得一個人投票。

試問各位年資較長的同事,歷屆立法會選舉的時候,候選人有否拜會過前線同事,公司又有否問過投票取向?結果不言而喻,與其斟酌為何沒有人挑戰「收成波」,倒不如我們可以直接宣布,保險界議員只是掛名有「保險」兩個字,從根本來講是毫無業界廣泛代表性。

得罪講句,本會三百幾人的表決都比歷任保險界議員的認受性強。尤其「收成波」曾經表示今屆獲得7成提名,業界對他滿意云云,其實全個保險界只有125張公司票,打個7折,連90人都不夠!香港保險業可是號稱從業員超過100,000人的行業,「收成波」唔知醜都應該有個限度吧!

接下來,要討論爭取保險界席位的性價比。筆者並非為工會卸責,而是從理性角度出發,分析保險界議席是否寸土必爭的關鍵一席。

筆者相信以目前的政治環境與時間點,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前都不會有政改。因此,將公司票改革成個人票的選項,只能容後再議。至於另一個看似可行的方案,就是模仿勞工界或飲食界,登記成為團體/公司選民。

不過,相信考過保險牌的行家,做過考卷MC 都會記得,開一家保險公司要墊支幾多百萬元。花幾球野出來只為一張公司票,是不設實際的想法。

既然制度上未能有翻天覆地的改變,現階段我們能夠辦到甚麼呢?歸根究底我們要有代表自己的聲音首先就要壯大職工會的聲勢,團結保險界同路人。

#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 #保險界
 #公司票 #收成波 #零票當選
 #公平咩 #HKIU

HKIU

【保險和你訴】

文:保險刀

事緣日前立場新聞報導香港保險仝人職工會第二次特別大會上的情況,不過識睇一定睇留言,本文旨在回應外界對本會的看法。釋除公眾對保險從業員的誤解,總不能自我安慰地說:haters gonna hate 便輕輕帶過。

首先,我們職工會站出來是否為了洗底?目前,工會仍於草創階段,人數只有三百多人,無疑都是業內有志參與社會運動的一群,由反送中運動響應三罷而組成,直至現時肺炎疫情,我們都希望出一分力。

洗底一說無非都是將最近有賣港Agent歡迎大陸人來港醫病,以及過往對保險業的負面印象與我們工會混為一談。況且,今次反送中運動connect 了社會的不同業界與階層,希望手足也能理解每一個行業、每一個社區都總會有不同聲音,有黃有藍有勇武有和理非。

其次,保險業界是否只向錢看,只服務有錢人?目前本會會員分佈,代理人與後勤同事各佔約45%,約有10%會員是經紀。先講代理人/經紀,性質上係自僱人士靠酬金維生多勞多得,生意大有大做、小有小做,只是有機會「搵大錢」而已。況且,保險業尚有很多不同的後勤崗位,例如:核保、理賠、客戶服務、產品開發、培訓等,大家都是受薪的打工仔女。黃藍是政見,搵食有良知便可了。

第三,誠如公眾的觀感,保險業界也許是比較「藍」,亦有人誤以為,業界選了「收成波」出來。事實上,在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中的保險界議員,只由一百三十多票公司票選出。換言之,不論藍黃的絕大多數從業員,都沒有投票權。就此,早在2015年有關立法會選舉方法的咨詢中,業界團體「保險起動」已提出將公司票改為個人票的訴求,可惜最後石沉大海。

未來,工會的發展空間有很多,除了目前最關建的抗疫行動,長遠亦要肩負起倡議和推動保險業界各方面的制度改革。而首要目標仍是壯大會員基數,提高工會的認受性。

總結,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們定當接受善意的批評繼續進步,懇請業界朋友加入工會支持,廣大市民繼續關注,謝謝

#HKIU
#和你訴